这是半年前微信聊天页下拉菜单中,“音乐、音频”功能的整合升级,这个整合了微信在音乐、播客、电台、有声书等泛音频娱乐市场野心的功能,入口将更加明显。

报道中称,微信测试“听一听”的目的,是为了优化用户收听音乐及音频体验;同时这也能让微信激活社交网络与音乐融合的市场潜力,获得独特的竞争优势,掘金百亿在线音乐市场。

另外有观点指出,“听一听”是视频号之后,微信最重要的一次功能更新,基于、微信电台、视频号音乐人等音频内容生态优势,与微信的社交产生化学反应,从抖音手中抢回音乐市场的“话语权”,创造更多的社交流量变现效益。

从商业模式上来说,这些构想或许是第众多可能性之一,但这真的是用户需要的功能吗?进一步而言,从朋友圈广告到小程序、视频号的各种营销,购物、游戏等各类功能的添加,让微信变得越来越臃肿,占用手机存储的空间越来越大,这真的是用户需要的微信吗?

曾经的微信,宣扬的是始终保持社交工具的坚持,以不骚扰用户为原则,把“做互联网上最好的工具”视为目标。

“我觉得做产品也是这样的,我们如果只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,可能会让我们的产品越走越偏,变成它里面只是一些利益的堆砌,这样我认为会失去产品更本质的东西。”正如2018年,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的这番话一般。

不过如今回头看,或许是抖音的威胁与冲击过于猛烈,微信眼里似乎不再有“用户”,而是如何对抗抖音,如何更好的流量变现。

“听一听”功能,背后对应的其实是腾讯音乐的焦虑,这是音乐版权护城河失效后,抖音带来的巨大冲击所致。

早在2011年开始,腾讯的就开始布局在线年就与华谊音乐、杰威尔音乐、华研国际、相信音乐等海内外知名唱片公司结盟合作。

2016年,和中国音乐集团(酷狗、酷我)合并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(TME),2018年整体在港股上市,一直稳居在线音乐行业头部梯队阵营。

2021年,市监总局对腾讯的反垄断处罚材料显示,2016年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时,两家合计市场份额超过了80%;销售金额合计约占相关市场总收入规模的70%;曲库和独家资源的市场占有率均超过80%。

这些数据足以说明了腾讯音乐在行业中的强势地位,也是其难以撼动的竞争壁垒。许多优质音乐资源,往往以独家版权的方式存在于腾讯音乐平台中,其他如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无法获取版权,用户自然向腾讯这边靠拢。

不过转折点也正是出现在2021年,有关部门责令腾讯及其关联公司解除独家版权,恢复市场竞争状态。随后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才陆续恢复与各大音乐公司合作,版权歌曲陆续上架。

同样在2021年,腾讯音乐自家公布的年度歌曲榜单中,十首歌全是被贴上“抖音神曲”标签的大热作品,背后的歌手们除王靖雯外,全部带有“抖音音乐人”的官方认证。而王靖雯虽无认证,却也是抖音平台中作用数百万粉丝的头部网红。

这背后的核心原因是腾讯大而全的版权护城河已然失效,抖音接过了音乐发行、传播逻辑的话语权。这些上榜歌曲并不是传统歌手的版权歌曲,而是各类草根音乐人的原创新作品。任凭版权门槛有多高,都拦不住这些原创作品冲向市场。

腾讯音乐连续多年布局音乐产业,收编了昔日竞争对手酷狗、酷我,熬死了阿里的虾米,不断扩大着对网易云音乐的领先优势,却最终被“死敌”抖音以短视频的方式抄了后路,实属尴尬。直至如今,抖音神曲依旧是音乐作品是否“爆火出圈”的重要衡量标准。

腾讯音乐的用户也在不断流失,与抖音不断增长的数据形成了鲜明对比。2023年Q3,腾讯音乐财报显示,在线音乐服务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5.94亿人,较去年同期下滑4.2%。而根据QuestMobile数据,截至2023年9月,抖音月活用户约为7.43亿,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从2022年9月的108.4分钟提升至115.2分钟。

腾讯想要在音乐以及泛音频娱乐领域挽回颓势,借力微信这个社交“大杀器”无疑是个很好的选择。通过社交来盘活音乐、音频娱乐用户的流量、活跃度,让流量池变得更有价值,进而吸引更多的内容创作者,诞生出更多爆火出圈的音乐作品,更多提升用户黏性的播客、音频作品等。

用抖音的方式来反击抖音,从抖音手中夺回音乐市场的话语权,让所谓的“抖音神曲”变成“微信神曲”,这的确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美好的商业故事,很符合微信以及腾讯的利益。但微信忘了最重要的一点,这样做,打扰用户了吗?

一个是功能、服务内容的叠加,是否会继续增大微信App的存储占用?是否会让页面变得更加纷繁复杂,影响体验?音乐、播客内容的在线缓存带来的存储叠加增长如何处理?能否下载到本地,这样是否也会让微信占据更大的手机存储?

另一方面,用户真的希望被好友列表里的所有人,每天看到自己在听什么,自己喜欢了哪首歌,点赞了哪个播客,推荐了哪些音频内容吗?这是否会涉及到用户的隐私问题,对用户带来另一种“打扰”、“困扰”呢?

由于“听一听”功能还在小范围灰度测试中,我们还并不能直接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,但这方面的问题,微信是有“前车之鉴”的。

2024开年,微信就因为“道歉”冲上了热搜,被全网关注。这是由于微信朋友圈出了一个BUG,对用户造成了困扰。

有用户发现自己发布了“仅自己可见”的私密朋友圈后,其他朋友会收到更新提醒,虽然看不到私密朋友圈的具体内容,但能知晓“发了朋友圈,但不给我看”的情况,造成尴尬局面,影响了用户的社交关系。

然而翻看各社交平台下该事件消息的评论区,不少用户并不觉得这个功能上的BUG会造成困扰,因为他们早已不再发布和关注朋友圈。不仅自己不发,也不会再去看列表里的好友们发了什么内容,不少媒体将这一现象形容为“朋友圈里消失的用户”。

朋友圈曾经是微信十分轰动的功能创新,甚至被誉为中文互联网规模最大、最有价值的UGC内容社区。那为什么用户越来越“拒绝”朋友圈了呢?

演员王凯最近在一档节目中谈到了这个话题,由于道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而冲上热搜。王凯表示,早期的朋友圈大家都是真心分享生活,分享有趣的事。

但随着微信好友数量从一二十个,增长到一两千个时,这个列表里绝大部分人其实并不是自己的“朋友”,朋友圈也就变得越来越混沌、复杂,变得更具功利属性的一种社交工具了,所以王凯选择抽身而去,不再发布,也不再关注。这也得到了许多网友的认可与共情。

简而言之,微信朋友圈的“用户流失”,其实表明了用户并不希望在微信中展示一切,让所谓的“微信好友”能通过各类窗口,窥探到个人的方方面面。除了用户自身的原因外,微信越来越多的朋友圈广告形式,也是影响用户体验,甚至“劝退”用户的原因之一。

出于流量变现的考量,微信在朋友圈推出了各式各样的广告植入,以各种卡片、小程序形式进行展示和互动。广告窗口的增多,也体现在微信公众号中,文章的中部或尾部等位置,往往被嵌入了各种卡片式广告。

这些微信应用内的广告触点、频次的增多,繁杂甚至有点low的广告内容,早已是持续困扰用户,引发用户吐槽的缺点。但微信并未真正理会用户的声音,未来出于商业化的考量,类似的广告营销形式必然会只增不减。

用户的心声其实已经“呐喊”了好些年。比如朋友圈编辑功能;朋友圈照片能否发18宫格;取消共同好友点赞提醒;取消朋友圈长文折叠;可以带图评论好友朋友圈;批量删除朋友圈;视频号可以屏蔽指定用户;微信双向删除好友等等。

这些每一个细小功能背后,都是大量用户对于微信使用体验的吐槽和希望改进的想法,微信只需要稍微听到并且改进任何一点,都是足以产生冲上热搜、收获用户口碑正向效应。但很可惜,微信并没有做出回应和改变。事实上,忙于“搞钱”的微信,的确忽略了这些用户的真实声音。

这其实也与抖音的冲击有关。2023年12月,多家媒体报道称,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在2023年的营收达到了1100亿美元,首次超过腾讯。由于字节跳动还未上市,所以目前腾讯仍然是中国互联网市值规模最大的巨头企业,此番营收数据被超越,必然给腾讯带来了更大的危机感。

抖音的营收规模主要来源于广告和电商两大业务,在用户规模远不如微信的情况下,相关数据已然超越腾讯,更加说明抖音在流量变现上的优势能力。腾讯想要追赶,只能进一步挖掘微信流量池的各类广告、电商等触点,提升流量变现效率与规模。

这也是为什么微信不再像标榜的那样“以用户为中心”、“不打扰用户”。所谓的“用户体验”,逐渐沦为了腾讯、微信在外部巨大的竞争压力下,反击抖音的一层包装外衣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