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罗地亚没有复制四年前俄罗斯世界杯的神迹,这一次,他们被阿根廷阻挡在决赛大门,但是这并不妨碍全世界的球迷发出这样的声音:“我的心依然为克罗地亚打着节拍。”

一个人口只有400万,国土面积5万多平方公里的小国,从1998年法国世界杯到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,24年里三次跻身世界四强,答案是什么?

前克罗地亚驻华大使奈博伊沙⋅科哈罗维奇曾经这样回答:“在克罗地亚,有三种话题在男人们的聊天中被视作礼貌得体的:政治,女人,当然还有足球。还有一个老笑话说,人世间只有三件要紧事:疾病、战争、足球。”

1991年3月31日,南斯拉夫内战打响,一直持续到2001年11月12日,总共10年7个月零12天。其中,克罗地亚独立战争用了4年7个月零12天,大约15万名左右的克罗地亚人丧生或者失踪,22万人背井离乡,流离失所。

参加本届卡塔尔世界杯克罗地亚,队内有很多人经历过炮火下与亲人生死离别的悲痛,那种痛,深入骨髓。

主教练达利奇当时效力于维列日队,1992年2月被派遣到利夫诺,加入克罗地亚军事委员会,成为一名为战士们送饭的炊事兵。

队长莫德里奇,从小就在遍布山石的山路中放羊,不远处,是几只虎视眈眈的狼。1991年12月28日,莫德里奇的祖父老卢卡被一伙塞尔维亚的士兵带走,在一个叫耶塞尼采的地方被残忍杀害。

莫德里奇在自传《我的游戏》中这样谈到失去深爱的祖父时的心情:“我最喜欢的爷爷被杀害了,大家都哭了。我怎么也无法理解,可爱又善良的爷爷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。”莫德里奇的父亲随后被征召入伍,他和其他家人被迫来到战争影响较小的西部港口扎达尔,在已经成为难民营的克罗瓦雷酒店和伊兹酒店度过了7年时光。

主力后卫洛夫伦跟随家人逃离到德国慕尼黑,他的自传纪录片《作为战争难民的岁月》,提到了那段艰辛的过往:“战争开始了,我和家人一起躲在地下室。我不知道在地下室里躲了多长时间,直到警报声停止才出来。”主力中场科瓦契奇和佩里西奇都有逃亡的经历。科瓦契奇的父母为了躲避战乱,将家搬到了奥地利,后来他在那里出生。佩里西奇小时候的绝大多数时间在自己家中的养鸡场中度过。上届俄罗斯世界杯的核心成员、如今的助理教练曼朱基奇和乔尔卢卡,则是和父母前往他国避难,只为寻求安全的生活。

在躲避战火和硝烟的日子里,足球,是这支克罗地亚中生代球员最好的慰藉,踢球,是他们忘记痛苦的最好方式。“莫德里奇几乎一整天都在踢球,他踢球打破的窗户比炸弹炸破的窗户还要多。”这是酒店接待员的回忆,酒店的另外一名工人则向扎达尔俱乐部推荐了莫德里奇,他的足球天赋得以被发掘。扎达尔俱乐部的负责人巴西奇说,“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孩子,他会踢着球绕过整个旅馆的停车场。对于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,他太过瘦小也太柔弱了,但他的天赋就在那里摆着,没人会错过。”

在巴西奇的悉心指导下,莫德里奇先在扎达尔俱乐部接受正规足球训练,15岁时被克罗地亚豪门萨格勒布迪纳摩签下,从此开启全新的人生。洛夫伦在德国时喜欢踢球,后来回到克罗地亚,他说:“我经常在学校打架,唯一不被欺负的地方就是足球场,14岁那年,我和萨格勒布迪纳摩队签约,我感觉我找到了自己在球场和在生活中的归宿。”

从小的成长环境铸就了克罗地亚球员的精神品质,他们可以在常规时间内不进球,不过到了决定生死的时刻,不管是对阵日本还是巴西,总能凭借顽强的意志为自己赢得取胜的机会。

新黄河记者注意到,克罗地亚队的阵容团非常庞大,每场比赛结束后他们都会在场地中待很久,不少球员还将自己的孩子带上球场,让他们感受世界杯的感觉。孩子们在球场内开心地踢球,这种经历可以在他们心中埋下两颗种子,并且和他们一起成长,一颗叫“团队”,另外一颗叫“梦想”。

与巴西赛后,佩里西奇的儿子跑到内马尔身边,得到内马尔的拥抱,佩里西奇特意发文致谢:“感谢,内马尔,这对他来说意味着很多。”佩里西奇很清楚,自己所代表的这一批克罗地亚球员已经不再年轻,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接过他们的战袍,在和平年代,继续用足球展现克罗地亚人的坚韧和勇毅,就像他小时候随口喊出第一代克罗地亚“黄金球员”名字那样:普尔绍、博班、苏克、比利奇、博客西奇、拉迪奇。足球,早已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他的信仰。

主教练达利奇非常喜欢一句格言:“小国家,大梦想。”这是激励他一生的座右铭。在2018年临危受命接过克罗地亚教鞭前,达利奇只是一个没有执教过豪门球队、常年混迹于末流的东欧联赛,还在亚洲执教过五年的无名小卒,谁也没有想到,他能在两届世界杯中带队打入四强。

《克罗地亚狂想曲》成为这个冬天激励人心的一把火焰,达利奇和他的队员们告诉世界这样一个道理:“只要永不放弃,奇迹,就一定会出现。”

37岁的莫德里奇终将会有跑不动的那一天,或许很快就会到来,未来几年克罗地亚可能很难会涌现又一批有天赋的好球员,但是请一直相信克罗地亚足球,他们总会在特定的时间内回到世界足坛最高舞台之上,就像《当幸福来敲门》里的那段经典独白:“当你最认为困难的时候,其实就是你最接近成功的时候。”或者是本场半决赛前球场里放的陈奕迅那首《孤勇者》里唱的:“去吗?去啊!以最卑微的梦。战吗?战啊!以最孤高的梦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